资讯中心 >商城新闻 >如何做工业互联网的「头狼」?

资讯中心

如何做工业互联网的「头狼」?

时间:2020-07-13 16:31:19


狼喜欢集体出动,一般地狼群中必然有个首脑,它是狼群的优秀代表,更是狼群的核心所在。

而数字经济时代,工业数字化亦不能靠单个企业的“单打独斗”,取而代之的是要建立“生态圈”,在优秀个体的引领下充分发挥群体的力量。

这既是工业互联网浪潮下企业的生存之道,也是狼的处世哲学。

由于工业是深度定制化的,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Know-How。因此工业互联网项目的落地,不仅需要各种软硬件作为支撑,还需要满足具体场景的特殊需求。

再加上我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正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工业互联网所能渗透的领域之广和主体玩家之多,更注定了这场围绕工业制造行业的升级转型,其规模和复杂程度将是空前的。

79-11号上海举办的“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云端峰会”(WAIC 2020)上,其中“工业智能主题论坛-全球工业智能峰会”汇聚了中国工程院高金吉和钱锋等院士,以及PTC刘强、海尔卡奥斯陈录城、罗克韦尔石安等工业互联网知名企业家。

这么多行业专家齐聚上海,可谓颇具深意。因为不久前,6月1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推动工业互联网创新升级 实施“工赋上海” 三 年 行 动 计 划 (2020-2022 年 ) 》 的 通 知,上海的目标包括:到2022年,实现工业互联网对实体经济引领带动效能显著,工业互联网核心产业规模达到1500亿元人民币等。

加上本次WAIC 2020背后的主办方,正充分显示了上海市对于发展工业互联网行业的高度重视和支持。

期间,雷锋网采访了PTC、海尔卡奥斯和天准科技,就工业互联网的行业现状、落地实践,以及如何引领行业发展等视角进行了交流。

谈及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海尔卡奥斯CTO谢海琴表示:

“目前中国工业互联网的生态建设,从工业互联网平台一开始的概念普及到现在进入第二个重要阶段——价值实现的阶段,从建设平台到进一步怎么用好平台的阶段。”“过去几年,从技术的搭建和架构的理解上,国内的企业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如何让上平台的这些企业发挥更大的价值,获得更多的成功。”

如今,工业互联网又被列为“新基建”的核心要素,接下来它还将如何乘风破浪?

双轮驱动下的“超级风口”

如果说,每隔一个时代就会有一次工业革命,在当前传统工业制造遭遇成本上升、利润太低这些企业发展中的“拦路虎”,迫切需要转型的境况下,第四次工业革命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催化下正在发生。

工业互联网这个概念,最早由通用电气(GE)在2012年提出,发端于制造业。从提出这个概念到现在,也不过8年的时间。

而当前国内很多不同领域、不同地区的企业都在加快工业数字化转型,尤其是经历了疫情的洗礼后,工业互联网正式成为产业界的“超级风口”。

“工业互联网经过几年的‘群雄逐鹿’式的发展,已成为实现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路径和基础设施。”PTC全球资深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刘强表示:

“在2020年,工业互联网又作为‘新基建’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再次成为风口。在政策和市场的双轮驱动下,工业互联网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那么,何为政策和市场的双轮驱动?

从今年初开始,政府方面多个政策文件和会议均提及工业互联网,大致情况如下:

 

3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时指出,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加快工业互联网、5G网络、AI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320日,工信部发布《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明确提出了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拓展融合创新应用、加快健全安全保障体系、加快壮大创新发展动能、加快完善产业生态布局、加大政策支持力度6个方面20项具体举措,进一步促进该行业的发展和应用落地。513日,工信部发布《关于工业大数据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为贯彻落实国家大数据发展战略,促进工业数字化转型,激发工业数据资源要素潜力,加快工业大数据产业发展。710日,工信部发布《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20年工作计划》,明确了十大类别的重点工作,包括提升基础设施能力、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突破核心技术标准、培育新模式新业态等。一方面是扶持政策和各种补贴的加码,另一方面是市场的跟进,制造类企业转型升级的诉求不断强化。

比如今年初,用友继精智工业互联网平台之后,又应产业发展需要与客户需求的倒逼研发了工业大脑。用友发现,当前制造企业已不仅仅是追求降本提质增效,他们还需要通过数字化、智能化带来业务模式、管理模式、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

据中国信通院最新的预测,2019年我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的经济增加值规模是2.13万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3.1万亿元。

工业互联网之路任重道远

工业互联网作为未来制造业竞争的关键,正在推动创新模式、生产方式、组织形式和商业范式的深刻变革。

业内预计,工业互联网将是一条持续拓宽、景气度不断提升的赛道。同时,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也面临很多挑战。

 

就工业互联网市场中的主体而言,主要包括自动化厂商、工业企业、软件企业和ICT企业。PTC刘强表示:“众多企业的进入,携手推进了整个产业和生态的快速发展,但是也可以看到技术创新参差不齐所引起的问题。”

“比如中国工业互联网某些原创核心技术比国外领先企业略有落后,比如物模型图形化建模、高可用高扩展架构、机器学习建模、新的人机交互AR/VR等。具体到某个场景,我们技术代差、效率的代差就会远比国外大。”“围绕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平台打造的开发者社区、生态体系完整度上也参差不齐。”“工业互联网姓‘工’不姓‘互’,在复合型人才体系培养上也是进度不一。”

而海尔卡奥斯在谈及中国工业互联网面临的挑战时,其中谢海琴提到:“国内企业在CAX、边缘计算等领域已经有一些公司实现了突破,但与国外企业仍存在一定差距,特别是工业软件。作为工业互联网的大脑和神经,国产软件尤其是高端软件与国外差距相对较大。数据显示,国外厂商在我国高端工业网络协议领域占据了95%以上的市场份额。”

此外,谢海琴同样地提到了复合型人才的缺乏,她表示:“人才是经济发展的第一动力,企业对人才的需求本质上就是对于人才所具备能力的需求。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融合工业技术与信息技术,对于专业人才的要求也更高,但是市场上这类跨界人才却十分稀缺,真正能协同聚集的工业互联网人才缺口巨大。”

雷锋网了解到,尽管工业互联网发展前景广阔,但在落地的过程中也存在不少难题。

比如应用角度,目前业内80%的落地应用场景还是设备状态监测。然而制造业的核心一定是围绕产品全生命周期价值链的创新,如何通过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打通企业研、产、供、销、服全价值链,聚焦提质降本增效的业务目标,从需求、设计、生产、运营、服务等不同价值流关键环节发现、落地推广高附加值场景变得尤为关键。

其次,商业角度来看,既要考虑从技术角度的演进和产品通用化,又要思考结合垂直行业的不同特点深耕细作,还要考虑跨行业的生态体系构建和横向推广。厂商也要结合实际情况,是否完成“软件即服务”的商业模式的转换。从商业角度,商业方面挑战的应对是能否成为工业互联网市场领导者的关键。

工业互联网的全面实现,这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虽然还有很多的技术不够完善,但是并不影响工业互联网行业的高歌猛进。

整体来看,目前工业互联网行业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市场的竞争还不够充分,但未来将有更多主体进入这一领域并参与到生态建设中来。

探索先锋的落地实践

消费互联网时代,诞生了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 两大操作系统,以此他们牢牢牵住了消费互联网时代的“脉搏”。工业互联网时代,谁将会占据主导地位?

目前在国内的工业互联网市场中,既有GE、西门子、PTC、施耐德电气等为首的国际巨头,也有海尔卡奥斯、树根互联、阿里云、工业富联等在强势布局,并诞生了十大“双跨”平台。

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AII)发布的 《工业互联网平台白皮书(2019)》显示,平台经济的集聚效应和边际效应也决定了最终只有少数企业能够成为主导。一旦个别工业互联网平台形成规模优势后,海量的数据、应用、合作伙伴资源和逐渐摊薄的建设推广成本将对同领域内的竞争平台形成降维打击,甚至是将竞争者转化成其生态的参与者。